【藩篱花开别样媚】(17)

+A -A

    【藩篱花开别样媚】第17章

    作者:蒹葭苍苍

    2018年10月11日

    字数:11302

    【第7章】

    马小要跪趴起来,双手抄起齐玫的膝弯,压着她的两腿重新开始抽送,「啪、

    啪」肉响之中,撞击得她胸前两团雪乳不住晃动,笑着由衷说道:「妈,床上风

    情万种,说得就是您这样的女人吧。」

    「妈有你说得这么好吗?」齐玫吃吃轻笑:「你是想说妈骚吧,想说就说,

    妈不是矫情的女人,敢做就敢承认。」

    「妈你不只是骚,还有点……淫。」马小要飞快凑到岳母耳旁,低语了一句,

    然后起来笑嘻嘻察看她的反应。

    「坏样儿。」一句话说得齐玫脸颊蓦然一红,咬着嘴唇看了女婿一会,淫媚

    着眼波,恨恨地小声说道:「妈如果不骚……不淫,能答应你妈和你干爸,和你

    做这种事?是不是觉得妈太淫荡,心里嫌弃我了?」

    「妈,你看不出来我在赞美你啊!」马小要连忙表白自己,接着嘿嘿笑说:

    「我觉得……像您这样,才是真正的女人,我干爸他真有福气。」

    「就算妈有你说得这么好,有福气的……只是你干爸吗?」齐玫嗔看着他,

    手指在他胳膊上轻轻一拧,补了一句:「现在不也让你享用了。」

    说完忽然想到,何止眼前这坏小子,他的父亲老马,那个同样高大健壮的中

    年男人,品尝过自己的风情与肉体,又何止百回?自己的身体居然被他们父子二

    人的东西,先后都插入过了,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更粗更大,更持久有力……刚想

    到这里,便不由面红耳热起来,夹着马小要鸡巴的膣肉,也控制不住的倏然一缩

    一紧。

    看到岳母莫名其妙的突然脸红,阴道紧跟着又咬了自己两下,联系到说话内

    容,马小要立刻明白过来,忍不住「哧」的一笑,刚要说出什么,岳母的目光狠

    狠瞪过来,立刻识趣的住口不说。

    但是那个念头一旦出现,便留在了两个人的脑海当中,一时之间怎么都挥之

    不去,同时透过目光流露出来。既然马小要没有开口说破,齐玫也就不掩饰眼神

    当中的那种表达,轻咬着嘴唇,丝丝淫淫的,和目光同样流露出那种涵义的马小

    要对视着。

    马小要无声咧嘴一笑,竟然放慢了动作,把鸡巴整个抽出阴道,用手扶持着,

    硕大的龟头在濡湿、红嫩的屄口研磨几下,重新慢慢顶了进去。齐玫鼻子里轻

    「嗯」一声,知道这坏小子是故意让自己感受、比较父子俩龟帽的大小,眼神变

    得更加淫媚。

    马小要把龟头在洞口推拉数次,然后开始抽送着一点点深入,最后直没至根,

    这是在让岳母比较两根鸡巴的粗细、长短,再然后开始轻抽缓送,就是在让她感

    受两根肉棒肏弄时有何不同了。

    对于此时的齐玫来说,单纯从肉体的摩擦感受上,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马小要的鸡巴确实要比老马粗长一些,但也没有那么明显。真正的感受,来自齐

    玫的内心,那种以淫戏的态度,仔细品味父子俩的两根鸡巴,插在屄里有何不同

    带来的心理刺激。于是大小粗细上的区别,便被身体的感受放大了。

    在这种心理和身体感受相互刺激、相互放大的情况下,齐玫紧凑多水的膣肉

    变得更加敏锐,随着马小要的一次次插入抽出,淫声呻吟着,呼吸越来越烫热急

    促。情不自禁的挺动下体,微张檀口催促他加快速度:「儿子……肏快一点,妈

    屄里痒……插重一点。」

    马小要应了一声,加大力量的同时,开始逐渐加速:「妈你……真是个骚屄。」

    「嗯……妈是骚屄,妈的骚屄,啊啊……给儿子的……大鸡巴肏.」齐玫一

    边浪喘一边去枕边摸到自己的手机,递向马小要,喘着气说:「用手机拍……拍

    视频,拍你……怎么肏妈的。」

    马小要怎么也想不到,岳母会主动提出这种要求,兴奋的两眼放光,放下岳

    母的双腿,不接她的手机,而是起伏着臀股,伸臂去摸自己的,说道:「用我的

    吧妈。」

    「行……行。」齐玫娇喘。

    马小要把手机拿在手上,飞快的点开摄像功能,对着两人的交合处,兴奋得

    直喘粗气:「妈,这是我干爸……交给你的任务吗?」

    「嗯……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啊啊!你干爸他……想看你是……怎

    么……啊啊……肏我的。」

    齐玫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丈夫许明轩确实提出了这样的请求,让她

    用远景偷拍。齐玫当时拒绝了,女婿人这么精明,怎么偷拍能不被他发现?偷偷

    摸摸的反倒更加丢人。现在既然知道了马小要的淫妻心理竟也这么重,齐玫索性

    不再遮掩,坦坦荡荡的让他明着去拍。

    「还……还有呢?」

    马小要用力撞击着,微晃的镜头当中,硕长的粗壮鸡巴沾满淫水,插在肥美

    的阴牝中快速出入,淫靡的花瓣不停翻卷,抽拽出滴滴沥沥的淫液。连同「啪啪」

    的肉响,「噗叽」的水声,一起摄录进去。

    「让……让我对你……更骚一点,最好……看到我被你……肏到高潮,啊啊

    啊……再快一点……妈马上……就要来了。」

    强烈的肉体快感之中,齐玫愈发没有了顾忌,把什么都说了出来。反正她越

    这样,越是丈夫老许乐于看到的。

    「哦……妈我爱你。」知道岳父会看这段视频,马小要言语上便不敢过于放

    肆,只是边拍边喘着气卖力的耸动。

    肉体连续不停的猛烈撞击,齐玫「嗯嗯啊啊」的淫声浪语,响彻整个房间,

    然后是伴随着身体的痉挛颤抖,屄口喷潮的淫汁四溅。最后把镜头上移,是她高

    潮余韵当中,娇美檀口与鼻翼的喘息,失神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神。

    结束拍摄放下手机,马小要仍旧处在兴奋莫名的状态中,双手抄在岳母膝弯

    下面一把将她抱起,齐玫忙用玉臂勾抱住马小要的脖颈,不让自己掉下来。

    两个人挪到床边,然后从床上下来,马小要抱着齐玫赤裸的玉体站在窗口,

    一边耸挺一边抛动她的美胯雪臀,「啪啪」的肉体碰击再次响起,性器交合处的

    淫液黏连至腿,身后的床单上,还有面积更大的一滩。

    已经回过神来的齐玫轻声呻吟着,任由这身强体壮的坏女婿变着法子肏玩自

    己。这样的站立姿势下,硕长的肉棒插入更深,每一下都直抵子宫,高潮刚过的

    阴道深处尚自处在微酸状态,但酥爽的快感已经开始渐渐恢复。

    美眸微眯的看向玻璃窗户下面的街道上,熙攘往来的车辆与行人,外面的阳

    光正盛,即使有人注意到这扇窗口,玻璃反光下应该也看不清里面。齐玫往外看

    了片刻,将视线移回马小要脸上,目光淫媚,如嗔似怪:「臭小子,干这么长时

    间了,还这样抱着妈肏,不累啊?放我下来。」

    马小要知道岳母体恤自己,嘿嘿一笑,两手托着她的腻滑臀肉,高高抛起后

    再用力拉回,如此反复七八次,插得齐玫白眼乱翻,「啊」叫不已。

    然后才把她轻轻放到旁边的圈椅里,两腿分开搭在扶手上面,大气不喘的继

    续抽送,笑嘻嘻再次说道:「妈你真好,我爱你!」

    刚才那几下实在是爽,齐玫眉花眼笑的看着女婿帅气的脸庞,柔声说道:

    「嗯,妈也爱你。」

    低下头来,和马小要一起看了一会鸡巴在屄中的出入,和抽送间挤带出来的

    白沫,忽然又吃吃轻笑起来:「臭小子,牲口似的,半个多小时了吧,还不射。」

    微做停顿,再加一句:「和你亲爸一样。」说完轻咬嘴唇,目光含嗔,淫意

    如丝。

    见岳母主动提起,马小要当然不会客气,顺坡上驴的呵呵坏笑:「我和我爸

    的,是不是都大?」

    齐玫不再回避这个话题,横他一眼,性器往上一挺:「坏样,要不说你们怎

    么……姓马呢,和马的差不多。」

    说完吃吃低笑。

    马小要笑呵呵问道:「妈,你们四个在一起,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还是

    自己人……更有感觉一点?」

    齐玫娇靥微微一红,却还是一边挺动下体迎合,一边继续淫媚的看着他:

    「问这个干嘛?」

    「好奇呗,嘿嘿。」马小要目光蔫坏。

    「都有,怎么了。」齐玫瞥他一眼,大胆承认说:「我们四个认识那么久,

    相处又那么好,在一起做,感觉更好一点,不正常啊。」

    「也更……刺激吧。」

    「样儿,感情那么亲密,和一家人一样,感觉当然……也更刺激,要不是这

    样,以你干爸的心思,早不知给妈……找多少男人了。」

    「呵呵,你们四个真幸福。」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

    「羡慕啊?」齐玫抿嘴轻笑:「如果你和诺诺也有……像我们这样的朋友,

    说不定你干爸和你爸妈……也不会反对你们。」

    「妈。」马小要轻叫一声,凑到齐玫耳旁:「我和诺诺,虽然没有你们这样

    的朋友,但我们……有你们啊。」

    蓦然听到马小要说出这句话,齐玫身子微微一震,抬手把他的脸推开一点,

    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马小要不打算一下子透露太多,一边继续挺送,一边讪笑着支吾说道:「妈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不就有你了嘛,您不觉得,我和您在一起,不仅刺激,

    感情也更亲密了?」

    齐玫当然能够听出马小要的话有点不尽不实,心中转念,并没有说出来。脑

    海中浮现出自己父亲的面容,深深地看马小要一眼。

    「样儿。」

    顿了一下,然后咬着嘴唇问他:「你妈这些天,有没有问我们的事儿?」

    「问了。」

    「都问的什么?」

    「问我们都在哪吃饭,吃的什么。」

    「就这些?」

    「嘿嘿,当然就这些。」马小要嘿嘿笑着,鸡巴往深处重重一插:「她还能

    问我们……怎么这个的啊。」

    齐玫「啊」的一声媚叫,接着嗤嗤低笑:「你妈倒是很想知道,几次问我来

    着,我没说。」

    马小要笑呵呵的。

    「你妈如果问你呢,你说不说?」齐玫眼波流转,屄中膣肉同时情不自禁的

    微微一缩。

    马小要就觉得岳母的这句问话和阴道的这一下轻咬,很有意思了,一边往深

    处用力慢慢插送,一边笑吟吟反问:「如果我妈问了,你让不让我说。」

    「说啊,只要你妈好意思问,你也好意思说,我怕什么,咯咯……」

    这句话中的意思,就更明显了。

    马小要不由心跳加速,大着胆子和岳母淫媚的目光对视,无声的交流着某种

    信息,却谁都没有明说出来。

    对视了片刻,齐玫体内的欲望再次火热,在马小要的一次深插下情不自禁的

    腻哼出声,屄中淫痒,挺胯向上迎凑,娇喘着催他:「肏快点吧,一会慢一会快

    的,什么时候……才能射出来,时间差不多了,射了吧。」

    马小要答应一声,开始发力的同时,还是大着胆子,向岳母提出了一个想了

    几天的请求:「妈,您刚才让我拍视频……你们做的时候,肯定也拍了不少视频

    吧,能不能……」

    齐玫立刻听出了女婿话中的用意,接口说道:「能不能什么,哦哦……你想

    看?」

    「嗯。」

    「嗯……你想……看谁的?」齐玫胸前双乳抛甩不已,盯着马小要的眼睛,

    媚惑的目光饱含深意。

    马小要脸上微微涨红,继续「啪啪」撞击:「谁的……都行。」

    「样儿,我明天晚上……带给你。」齐玫喘息着再次催促:「快点肏完,射

    妈屄里……」

    马小要心愿达成,集中了全部注意力,房间里肉声大作,夹杂着母婿二人的

    粗重喘息。不大一会,同时闷哼着达到了高潮。

    缓过气来,手机放在床上传送着视频文件,两个人在淋浴间匆匆冲洗完毕,

    穿衣下楼。马小要退掉房间,和等在车里的齐玫驾车来到街上,往回赶。

    路上的时候,心满意足的母婿俩只是偶尔手牵手,对视而笑,都没怎么说话。

    但心中对于最后的那段对话,又明显都意犹未尽。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马小要把车停在医院大门口,齐玫把车门推开到一

    半,媚眼斜乜着马小要,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对你妈……好一点,别让她吃

    醋。」

    马小要面露讪笑的同时,她已经开门出去了。

    看着岳母熟美高挑的背影,马小要的心脏怦怦跳动着,停留片刻后,驾车回

    自己的单位。

    且不说岳母的表现一次比一次淫媚大胆,只说今天与她最后的那段对话与无

    声对视,带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

    马小要的直觉告诉自己,只要妻子最终同意,自己心里的那个期待,会比想

    象中达成得更为顺利,更加令他神往。

    回到单位,马小要给到宾馆替班的妻子发去信息,说了中午和齐玫见面的事

    情,妻子回复知道了,别的什么都没

【1】【2】【3】
推荐阅读: 失格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