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沉沦 第二部(11)

+A -A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11章:论剑

    作者:霸道的温柔

    2018年10月11日

    【第十一章:论剑】

    秋至!‘青云门’十年一度的‘论剑大会’如期在这一天举办,身为首徒的

    高达早早来青云山腰间处的‘论剑台’,这里占地近百亩之广的空旷之地,乃是

    ‘青云门’发生大事,召集所有弟子聚集的地方,平日间也是各脉弟子们相约切

    磋武艺的地方,可以说是青云山练武场。

    ‘论剑大会’这样的大盛会,自然也是在这里面举行,前段时间高达受鞭刑

    养伤的缘故,没能参加擂台的建设,与按照北斗七星摆设七脉专属客座的事情,

    因而这天他很早就来到这里与一众师弟们,布置最后的事项,一直忙到了中午时

    分。

    随着山顶‘天枢宫’的钟声响起来,七脉的弟子也纷纷放下手中功课,在各

    脉长老的带领下来前往‘论剑台’,高达领着一众师弟们前往恭迎,率先进入演

    武台的‘天枢宫’一脉,青云真人领着林动,带着一群门人来到高达面前。

    青云真人十分满意会场搭设,同时也对着高达的伤这么快好了有些奇怪,但

    还是点点了头:「达儿,你干得不错,什么事情交给你来我放心吧!」

    高达脸上有些挂不起,他只是早上才过来帮忙的,前十多天一直在‘天玑宫

    ’的大床上躺着的呢,这样明显是摘桃子他干不来,而且一众的师弟们的心里也

    有不好印象只得说道:「掌门师伯,误会了。这并不是我的功劳,而是一众师弟

    的功劳,我今天早上才过来帮忙的。」

    「嗯?达儿,很好,很好!」

    青云真人满意地点点头,高达这样不贪功的行为甚是让他满意,转对高达身

    后的一众弟子门人说道:「你们的功劳,本座会只记在心里,会让各脉长老加赏

    诸位的。」

    「此乃弟子们的本份,不敢贪功!」

    一众弟子齐声回应,心里却乐开了花,对大师兄早上前才来帮忙,皆以为他

    想摘桃子,现在看来是自己等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高达这位大师兄实

    在惭愧不已。

    青云真人微微点头,便领着弟子门向‘天枢’方位的座席而去,高达抬头起

    来,刚好看到林动从身边经过,他连忙伸手将其拉住,轻声说道:「抱歉了,这

    几天没有去看你,本来我是想去的,可是被温柔师妹下药,给药了两天没去成…

    …」

    林动微微看了高达一眼,神色出奇之冷谈,眼神中甚至还带了一丝的恨意,

    再无昔日的友谊之情,他一手甩开高达的手,冷冷地说道:「大师兄,不必道歉

    ,师门禁地,怎可轻闯!」

    高达听出林动的语话中的冷谈,对自己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恨意,这是他练

    成‘剑二十一’后独有心灵第六感,再次抓住林动的衣袖急道:「林师弟,是不

    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如果有,我会你道歉。」

    林动想了一下,他始终无法忘那晚,他悄悄潜出‘封剑台’去到‘天玑宫’

    的一幕,在大师兄的房间里,他也知道那事并不能怪大师兄,偏偏他却无法面对

    高达,用力甩开高达的手:「我现在不知道称呼你什么,呵呵……」

    高达急道:「我倒底做错了什么?」

    「……」

    林动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摇了头,跟着大队进入座席之中,留下一脸不

    解高达呆立原地。

    可高达能当选为‘青云门’首徒,孰轻孰重仍是分得清,很快收拾心情,迎

    接接下来的六脉人员。

    第二个进来的青石真人一脉进来,青石真人眼睛虽看不见,但武者的感应才

    让他发现高达的伤势已经康复了,他并没有多言,只是微微点了头,便领着众弟

    子过去。

    只有凌惊羽望着高达时,眼神中有些不解,在他的记忆中昨天温柔对他说,

    她已经给高达下药了,为何高达现在还是一副龙精虎勐的样子,难道下药失败了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怀这个念头,忐忑不安随着队伍而去。

    高达冷冷地哼一声,心里拿定主意要在大会上要好好落下这个师徒弟的脸,

    好让温柔投入自己怀内。

    下面进来的余下‘天玑’、‘玉衡’、‘天权’三脉进场,各脉之主大部分

    都惊异高达的伤势好得太快,似乎萧真人的计划落空了,但除了萧真人外,大部

    分对他露出友善之意,可偏偏‘玉衡宫’的百草真人,态度出乎意料对他极其之

    冷澹,甚至还是一脸气愤的神色,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幽怨。

    这让高达很是摸不着头脑,今天是怎么了这不顺啊?原本三个应该跟自己非

    常亲近的人,今天都不约而同对自己产生愤恨之色,这是怎么会回来啊?难道自

    己欺骗百草师叔一事被发现了,可又不对啊,如果真的被发现,此刻自己早就被

    抓拿起来了。

    而且百草师叔看自己的眼神,更像是一个妻子被丈夫欺骗的幽怨,他实在想

    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然而还不是让高达最惊悚的事,最让他感觉害怕与惊悚的事,而是‘天权宫

    ’玉书真人此次身边还带着一个年轻的宫装少妇,这名少妇竟然是那日在禁相遇

    的苏茹,最可怕的她竟然是以妻子之礼跟在玉书真人身边,高达一时间望着他两

    人,完全不知怎么回事。

    玉书真人见高达等一众弟子,呆呆地望着自己夫妇两人,呵呵一笑:「茹儿

    ,是师叔的妻子,家族长辈给师叔安排的婚事,是三年前的事啦!由于一些原因

    ,师叔并没有对外公布,一直让其待在家中,所以你们不认识也不奇怪。也不要

    用这种目光看师叔,师叔平日虽然做事有点不按礼法,可绝对不会做出勾引良家

    妇女事情的,你们不要这样惊讶的目光看师叔啊!」

    「这个女人是玉书师叔的妻子,岂不就是我的长辈了?哪我不是干下逆伦之

    事!」

    高达原本心中还抱着有一丝侥幸,现在玉书真人亲口明确两人关系,只如一

    盘冷水从头倒下来,直把高达浇个透心凉,缓缓看了苏茹一眼,对方面上却没有

    半点惊慌,而一副神情若然用着长辈的语气,向众弟子问好,眼神看到高达,微

    微一笑,没有言语,可在她的眼神中却是充满玩味,像是在说:你还敢来玩我吗?「这位师婶,好美啊!」

    「前段时间曾听人说,五师叔的俗家妻子过来了,原来是真事啊!」

    「果然郎才女貌,也只有这么漂亮的师婶才配上我们的玉书真人啊!」……

    …………………………………………「荡妇,淫娃荡妇!」

    高达听着身后一众师弟的惊叹,心里更是邪火如炽,经过连连奸了两位岳母

    的经验之后,他虽然害怕,可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刺激感,尤其看到她现在这种勾

    人媚态,心里更是一团邪火热烈燃烧着,觉得奸淫这些长辈的女性实在太兴奋了

    ,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回想起那些与他有过关系长辈来,李茉,云韵,百草师叔,

    最后面画定格百草师叔身上,忆起那茂密森林里的那片处女膜,忍不住有了一丝

    冲动。

    然而冲动刚起,高达脑海中又忆起了百草真人那张悲泣痛哭的神色,那一日

    自己第一次碰到她的小穴,她哭了,哭得是那么的伤心,哭得让高达是那么的痛

    心,一下子让高达心中的邪火渐渐熄下去,内疚之意再次浮涌上来。

    「大师兄!」

    一声熟悉的女声,让高达稍稍清醒过来时,玉书真人早领着苏茹进入属于‘

    天权’一脉座席之上,而当下正是‘摇光’一脉的水月真人领着路氏姐妹带着一

    众门人进来,水月真人看到高达一股发呆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恭迎自己的意思

    ,心中怒意微生,恨乌及屋,冷哼一声,招呼也不打一个,领着众人直往‘摇光

    ’座席位置而去。

    路雪看得师尊生气了,高达却仍在发呆之中,不禁轻叫了一声,方使得高达

    回过来神来,却已是为时以晚,只得对路雪耸耸肩表示没事,路雪只得摇摇头跟

    上队伍,水月真人与萧真人有矛盾在‘青云门’里众所周知的事,本来她就对高

    达印象不好,现在恐怕更加不好了,路雪心里一直希望师尊能对高达态度好点,

    只是一直都没有进展,心情很烦啊!心情烦的并不止路雪一人,高达也同情好不

    到哪里去,接二连三遇到烦心事,所有好心情也没有了,浑浑愕愕地随着大流,

    回到归属的‘天玑’一脉座席之上坐下来,连掌门师伯青云真人开幕致词,半个

    也没有听进去,甚至连大会举了一半也没有发觉,直至现场‘天枢’一脉爆发出

    热烈高呼,为林动大声喝彩才回过神来。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⒋ω⒋ω⒋ω.CоM

    「是林动上台了啊!」

    高达回过神来,稍稍收拾了下心情,玉书师叔没有向自己发难,即说明苏茹

    那淫妇没有将丑事说出来,又有什么好怕的。

    有了先前与诸多放荡女子相处的经验,高达也隐隐明白一些女性心理,大部

    分的女性对风月之事并没有多大抗拒的,只是不坏其声誉就行了,现在自己最要

    紧的应是弄清楚林动为什么与自己不和。

    ‘论剑大会’参赛人数非常之多,按照以往的惯例都是举行七日,前四日决

    出八名最强之人,后三日便是依次决出最强的魁首,不管那一脉的弟子获得魁首

    ,都在会‘青云门’里获得至高的荣誉,甚至还可能进七脉七老中某人的入室弟

    子。

    重利必有勇夫,参赛之人自然多,每位参赛者每天平均有好几场的比武,这

    样需要的不单是剑法上的修为,还要有浑厚上乘的内功修为方可,不然打几场苦

    战下来没了力气,如何能算在众人中脱颖而出呢?林动现在已经是打第三场比武

    了,他的第一对手是‘摇光宫’里一个十八左右的师妹,叫做黄依雯,长得非常

    美丽,美中不足的是她是个哑巴,将‘摇光’一脉独有‘雪花神剑’,耍得十分

    的好看,配上‘摇光’一脉专属内功‘娲皇靖灵决’,将整个擂台舞成一片冰天

    雪地,可在林动面前,她就真的是个师妹,林动连剑也不出,仅仅在四十息左右

    ,就被林动瞅准剑路中的破绽,抓住手臂轻轻地抛下擂台外。

    为了避免同门比武之间,出现不必要血腥,掉下擂台外也当战败处理,哑女

    就这样被就样落败了。

    一众长老们无不点头,林动的剑法上的悟性在‘青云门’里可以说是出最高

    的,仅仅凭着对剑的领悟,就看穿对手剑路中破绽,轻松取胜,同样还保全自身

    实力消耗与隐藏,已经具有高手气质了。

    接下来上场的是一位吨位奇大的胖子,叫林子聪,功夫较之哑女强上不少,

    乃‘天权’一脉里新进的一位门人,使的是一套‘青云门’七脉皆具备的基本入

    门剑法,但他在剑上悟性极高,即使是一套入门剑法,在他手上却使出另一种天

    地。

    一连十四招基本剑路,在出剑的时机与用法,速度,力量都用得极其巧妙,

    达到了以拙胜巧之势,使让林动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首度在战中出剑,甚至还

    用上‘圣灵剑法’,还要用上三招方彻底将其击败。

    由于两者实力过大,这样的比武在一众弟子辈眼中并没有精彩之处,像路氏

    姐妹,温柔之类弟子看得快要睡着了,反倒是七脉长老一辈看得精精有味,因为

    他们想都在大会中为本脉吸引新鲜血液,其中玉书真人更是高兴,这个林子聪大

    大长了他的脸,兴高彩烈之下,妙语横生,把妻子苏茹逗得笑过不停……接下来

    林动又赢了几场比武,基本上结束今日他的所有要应对比武,在‘天枢宫’一脉

    众师兄弟们的欢呼声中,林动回到他们之中,高达也很想上前去跟他庆祝几下,

    无奈他实在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了他,只得怎罢。

    后面又有数位比较强的弟子上台,连赢了数场比武,尤其是凌惊羽他以极其

    高端优雅方式赢了数场比武,引得无数师妹尖呼喝彩,看来温柔那日所言他与不

    少师妹有染,此言非虚啊。

    又等了老半天,总算轮到身为首徒的高达上台了,他做不到像凌惊羽那样用

    盛气凌人手段打败师弟,他尽量在比武中以温和手法应战,并且在比武指点对方

    几下,这样的做法让七脉长老们很满意。

    在高达打败第五位弟子后,最后一位弟子登场,竟是当日对高达行鞭刑的张

    凡,可能是新进弟子的关系,他的性格似乎很弱软,一上擂台之上连头也不敢抬

    ,胆怯怯地说:「师弟见过大师兄,大师兄,对不起,师弟不是想冒犯你的。!」

    「小凡……还这个样子,会被别人欺负的……」

    高达左看下,右看下,看到他还是这样的软弱有些来气,在养伤的这段时间

    里张凡师弟没少来照顾高达,每次高达都对他说要大胆一些,自己不是什么吃人

    的怪物,不用害怕,没想今日他有勇气走上擂台,却仍是这一副模样:「你既然

    上擂台了,还怎么懦弱,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哦,也是……」

    张凡醒悟过来,忙改口,「大师兄,

【1】【2】【3】
推荐阅读: 失格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